左立新婚和老婆甜蜜互怼 笑称华晨宇欧豪出场费

  之前多次被“熊小姐”、快男兄弟团爆料“抠门”的新郎官,在结婚这件大事上竟依然“算计”了起来。

  新浪娱乐讯 10月20日,13快男左立与女友熊玥的婚礼在京举行。至此,左立与他的“熊小姐”结束了八年爱情长跑,开始了人生新篇章。

  时间回到2013年。在《快乐男声》的比赛中,一个身穿T恤的男孩,凭借深情弹唱宋冬野的一首《董小姐》迅速走入视线。而他出场介绍时的一句,“我来到这里是因为我的女朋友,我想让她的爸爸在电视上看到我”,让这位“男同学”的爱情故事同样颇受关注。

  据悉,左立与他的正牌女友“熊小姐”在2011年相识于湖南凤凰。彼时的左立尚是一名酒吧驻唱歌手,而“熊小姐”则是偶然走入酒吧的听歌人。使然,二人陷入爱河。刚恋爱那两年,为了能得到未来老丈人进一步认可,左立参加了《快男》比赛。在比赛期间,左立更是在《天天向上》上“发誓”,称如果自己进了全国十强,就会娶女友熊玥。最终,左立在比赛中取得了全国第八名的好成绩。

  时光往复,如今二人终于修成,实现了当初的诺言。在当天这样大喜的日子里,小浪也即时抓住了这对忙碌的新人,听他们分享了关于这段爱情故事更多甜蜜、有趣、生动细节。

  之前多次被“熊小姐”、快男兄弟团爆料“抠门”的新郎官,在结婚这件大事上竟依然“算计”了起来。提起婚礼相关支出,左立“精打细算”道,上午伴郎们迎亲时一包一包地甩自己的钱给伴娘们着实“心里有一点痛”。但一想到花花、欧豪等兄弟平日演出高昂的出场费,他们能免费来给自己当伴郎也算 “值了”!至于之前的求婚花销嘛,左立耿直表示之前确实找13兄弟帮忙想了很多种求婚方式,比如在花花演唱会上,玩密室逃脱时求婚……那最后为何没有采用?当然是“成本太高了!”。这句话一出惹得“熊小姐”立马吐槽“还是抠”!

  虽然新婚之日二位小夫妻依然“互怼”不断,但望向彼此的眼神爱意满满,小玥亦甜蜜表示,两人平时吵架时,无论自己多生气,但只要听到左立弹起琴唱起歌来,依旧会觉得这个男人很有魅力。说起为何比赛期间承诺结婚,却在赛后五年才落实下来?左立坦言这五年确有一些“起起落落”,如今“我们的生活工作和收入都允许我们去做这个事情了”。最终决定结婚的契机,则始于今年参加的朋友的一场婚礼。

  在“五年之约”终于如约而至的这一天,和他一起的,正是13快男的兄弟们。今天的婚礼上,华晨宇、欧豪、白举纲、于湉、宁桓宇、张阳阳、饶威、贾盛强、居来提等9位13快男“合体”现身,共同担当了伴郎团,于朦胧亦于当天下午赶到。虽然左立表面调侃爆料兄弟们可能就给自己包了288元红包很小气, 但实则他十分于兄弟们多年来对自己的帮助,让自己从一个有些封闭的人变成了一个积极向上,能打开自己内心的人。

  早在去年13快男“合体”录歌之时,左立曾表示“希望‘小13’都能带着另一半参加自己的婚礼”。就目前情况来看,虽然这个愿望已落空,但心系兄弟婚姻大事的左立夫妻还是在采访中大胆预言,下一个结婚的兄弟或许是白举纲或张阳阳。看来两位兄弟要加油咯!而此番婚礼现场“小13”兄弟的“全阵容”聚首,让左立直呼的同时,也和我们分享了其中的诸多不易。

  熊玥:4月份的时候。因为我好朋友结婚了,他就跟我说,如果你想结婚的话,你就要很早开始策划。我就跑去婚纱店问,说是订定制婚纱要提前半年,我就先订了,管他有没有求婚。稀里糊涂地订了就开始筹备这些了。

  熊玥:他有一天喝多了,和我说给我买了一个钻戒。我当时在外面出差,回来之后的当天就问他钻戒长什么样子。他就跑上楼去拿,说我拿给你看,我就以为他接下来要说什么(),我等了十秒钟,他竟然什么都没说,就真的是给我看戒指而已。

  熊玥:没有,我等了十秒!我就说你没有话跟我说吗?我好失望啊。他听到我说好失望,就把那个戒指放在那里生气了。我俩当天晚上就没说话,第二天我还是没有理他。然后他下午来找我,各种哄我,又把那个戒指拿出来单膝跟我求婚。

  左立:我其实有准备,但是我想送出去的那一刻,真的就忘记了,真的,我大脑一片空白,不知道怎么去组织这个语言。就像今天结婚,伴郎都摆的特别帅,都很轻松。每个都叫我左立你放松一点,我觉得我已经很放松,但是他们看起来我就是很紧张,我也不知道为什么,可能内心就是很紧张。

  新浪娱乐:之前小玥、兄弟团都有爆料说左立很“抠”,那这次的婚礼是一如既往精打细算还是终于大方了一把?

  熊玥:他现在是这样的,自从每一个人都很仗义来了之后,他只要花钱就说,算了,花花的出场费也不止这些,花吧花吧,随便随便,就很大方。

  左立:其实没有那么抠,但是我刚刚给红包,过伴娘那一关的时候,心里有一点痛。因为伴郎兄弟完全就不管,用两个红包换伴娘的提示。明明都被骗了两次,还要给两个红包。

  新浪娱乐: 2013《快男》的时候,左立当时就说要是进了全国十强就娶小玥,为什么这一拖拖了五年?

  左立:因为这五年,我们有过起起落落。很多时候为了生活和工作,没有那么多的时间去想结婚这件事。直到今年我觉得我们应该要把这个事情办了,而且我们的生活工作和收入都允许我们去做这个事情了。其实这是一个仪式感,就算我们没有办,我们也像生活在一起的两口子这样一天一天生活。

  熊玥:其实他每年都有跟我说,咱们今年要不要去领证,但他每次都说的是领证,我心想没有求婚,我才不会嫁给你。但他一直没有求婚,我就在等。

  左立:因为你说的话我都当真,你记得你以前跟我说过什么吗?你说你梦想中,最好的结婚方式就是有一天醒来的时候我对你说,老婆我们去领证吧。

  左立:我跟你说,这段一定要剪进去!翻看她以前的采访资料一定有,我心中幻想的求婚方式就是醒来的那一天,你在我的枕边说。

  新浪娱乐:当时左立参加《快男》也是希望能够得到老丈人的认可,比赛结束之后,这个目标实现了吗?

  左立:有一次我们一起喝了些酒,她爸爸跟我说,左立你抢走了我的挚爱,当时我整个心都不好了。那一刻我觉得,我能理解他的心情。我觉得这句话也算是他对我们感情的一个认同和对我的一个认同吧。

  左立:我养我们家的小狗就觉得很费事了,如果真的养一个宝宝的话,真的会花更多更多的时间。先赚到一百个亿吧,赚到一百个亿可以生小孩了。

  左立:其实我们现在也是重新出发吧,刚刚从天娱传媒走出来。以后还是以音乐为主,我写了一些原创歌曲,接下来的计划大概就是慢慢地发新歌。不管说到时候的商业价值怎么样,不想这些,就是真的是喜欢这个。小玥之前跟我说,她说一个人在挖掘一个东西的时候他是在挖掘本身,而不是挖到什么。

  熊玥:有问题当下就解决。我们两个人都是在私下有很多话说的人,也有很多共同的话题,和兴趣爱好,所以每天都会有很多很新鲜的东西。

  新浪娱乐:左立之前发微博说“八年了,怎么还是你”。所以你们觉得为什么还这么爱对方?最看重对方身上哪些优点?

  熊玥:不知道为什么这么多年,每天看到他,还是会很喜欢他,哪怕吵架吵得很凶。我以前微博也发过,我们吵架,他自己生气就会回房间去弹吉他。不管弹的什么,他唱出来我就会觉得很好听,就想去找他。

  熊玥:他所有要给我买的礼物,最后都会变成我不喜欢的礼物,就会变成你还不如给我钱呢。就是他完全get不到我的喜好,就是一个纯直男。他买的所有东西可能都是那种粉色,大红,带钻的那种。

  左立:其实我觉得,虽然很多时候没有那么多的仪式感,很多的节日没有给她惊喜。但是我觉得我能陪着她,在她难过的时候安慰她,开心的时候逗逗她,这其实是生活中的一种最真实的浪漫吧。我觉得其实她心里是很开心,只是说她偶尔吐槽,曝个小料而已,她内心还是觉得我对她是很浪漫的。

  左立:小玥她是一个事业心很强的人,她不想说依靠我,或者依靠任何的因素。她就是白手起家,然后一步一步自己努力地去做事,所以我也尊重她,我们尽量地少互动,但是我们生活中私底下其实很喜欢秀恩爱发朋友圈的。我们在微博上尽量少发,就避免引人非议嘛。

  左立:很难,真的很难,很多人都让我很。我印象比较深的欧Sir,欧豪。一开始他说他有可能请不到假,但是他问了我时间和地点,他说如果我能来,我一定来。他现在也是在一个戏里,但是结婚前的一个星期他突然给我一个消息说,阿立是20号吗?在是吗?我说对,他说那天我一定来。当时我就好,因为我和欧豪平常生活中接触比较少,比完赛之后大家在一起吃饭玩过。后来他经常拍电影,就不太在一起,但是他还是念着我们2013快男的感情,就铁了心会来。还有朦朦,朦朦真的很远,他现在在拍一个新戏。

  左立:对,而且他现在应该在飞机上了,他必须从横店坐车到义乌,再从义乌坐飞机到,再从去服装店拿那件西装才能去婚礼现场,然后参加完婚礼仪式,他不能喝晚宴,得直接坐飞机回到义乌,再从义乌回到横店。就在一天的时间内,他请假确实是很难,但是他还是要做。还有花花、小白,他们都是一问就说一定来,不管怎么说,这是你人生中最大的事情,而且是我们这些快男第一个结婚的人,我们一定来。

  左立:我其实有找。有花花,饶威,还有桓桓,我们真的聚了两次,秘密地讨论。有说让我伪装成急性胃炎,或者我得了什么绝症,赶紧躲到家里面叫小玥过来看我,然后上来一看整个房间布置的气球,求婚。还有说你直接就在花花的演唱会上吧,直接站上台说,熊玥嫁给我吧,我说这个太那个(在人家演唱会上),不好不好。我们讨论了很多很多的方案,还有在密室逃脱里面。我们一开始进入房间,所有人都被头套罩住,一波一波分开,我去到终点的地方。然后小玥就跟着大家一个一个开锁,开到最后,见到我的时刻,我已经换好妆,拿着花环,戒指然后放着音乐给他求婚。

  左立:要实现难度比较大,后来加上兄弟们经常在外面工作,在人比较少,真的是没有办法实现这个事情。后来我就想,与其说一两个人草率了事,还不如我一个人地跟她说一段话,结果就是变成了那天。我刚准备说,她就说你别说了我真的很失望。

  左立:他们想的那些点子真的是。他们就说,在仪式很重要的时候,等新娘爸爸把新娘的手交给我,我递上鲜花,叫爸爸的时候,然后他们就在后面“哎”,我真的是醉了。他们想法就这样的,要给我一个非常洒脱、难忘的婚礼,我不知道晚上到底会怎么样,我只他们不要搞的特别。

  左立:我给他们订了这个伴郎西服之后,他们开了一个小群在吐槽说我给他们订的怎么怎么样,反正就各种挖苦我说我抠嘛。但是其实我真的很用心。

  熊玥:不会,他的兄弟都很仗义,而且我们私下也经常在一起聚,他们也都对我非常好。他每次说他要跟谁出去,我说你去吧,就很放心。因为他们都知道他是有家室的人,会帮我看着他。

  左立:说到随份子钱我其实还偷偷地问过他们,我说你们到底给多少,他们说你放心,你结婚我们肯定会随288,放心。但是我相信,到时候……

  新浪娱乐:大家调侃说之前左立常去帮花花伴奏,花花从来不给你结伴奏费,所以要不要趁这个机会把伴奏费要回来。

  左立:我觉得很好,我给他伴奏,他给我伴郎嘛。太完美了,他的出场费不只是伴奏费了吧,他那个出场费够了,值了,划算了。

  新浪娱乐:你之前在活动上说,希望你结婚的时候,兄弟们可以带自己的另外一半过来参加,看起来今年好像没能实现。预测一下下个结婚的兄弟会是谁?

  左立:看我们赌不赌得准,我以前赌花花是冠军,他确实是冠军,我赌下一个结婚,我觉得应该也赌的准。

  左立:我觉得阳阳的话怎么说呢?我觉得他年纪也挺大了。他比小白、桓桓年纪都大一些吧,我觉得可以了!(XLZY/文 宫德辉/摄影 王赐安/摄像)

上一篇:左立发文感谢快男伴郎团:谢谢你们打开了我的
下一篇:左立:参加快男想让女友爸爸看到自己我很爱她